博客网 >

何时还我一场痛哭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写下这个标题之前,我的情感进行了一番充分的酝酿,似乎到了不得不发的地步,而当我终于决定再进到这个我在网络上唯一的私人专属阵地上记录下我的莫可名状的心情的时候,突然又是如此平静。

 

             我依然还是希望大哭一场。也仅是希望罢了。

 

            想起当年的许多时光,固执的在小本子上抒写我眼中的世界和芸芸众生,之后将阵地移到网络上,然后到开博客,再然后万籁俱寂。整天隐身挂在QQ上,除了工作关系外却不主动跟人打招呼,偶尔一上线便会有许多人发来消息,“许久没有你的消息了。”感觉像听到“好久没有孔乙己的消息了”一样惶恐,于是喏喏的说“最近忙,最近忙”。天晓得我在忙些什么,我是说真的,天晓得。

 

           今天很阴差阳错的回到博客,忽然发现已经是2008年的最后一天了。2008是一个值得让我们记住的年份,但我同样相信,过不了多久,2008也就只是几个毫无意义的数字了。

 

           很久很久,没有在博客上留下只言片语,却收到许多故友的问候,被人有意无意的善意的惦记,总不是件坏事,不怕朋友不联系,就怕朋友不惦记。只要惦记着,便总会有重逢之日,重逢之日,我的嘴角应该有笑。看到小利的留言,又想起当年的许多时光,我们同属过客,曾经相逢,却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我们所有存在的意义,也就在于这些记忆。大头前几日传来喜讯,己丑正月初三大婚,可喜可贺。我们宿舍十杆枪,终于又拿下一个阵地了。算起来,大头才是第三,兄弟们都还要努力。我年纪最小,却是第二个结婚的,大概很出他们的意外。博文应该也快了。说到底,快点慢点又有什么呢?

 

          很久没在博客上留下只言片语,忽然觉得自己幸运,这段时间有太多窝心的事,幸好没有全部捅出来。人生有太多太多的东西,没有留下痕迹,岁月只是在我们的躯壳上留下痕迹,并且做的不留痕迹。

 

          我想,是时候联络下老朋友了。太多太多的老朋友……

 

         我老了很多了,也不再中意拍照留影。我觉得是否喜欢拍照留影可以作为界定一个人是否年轻的一个标准。我也开始经常照镜子,照镜子是不自信的表现,经常照镜子更是极度不自信的表现。

 

         时候已经不早了,很久没有在这种时候还能这么安静的写点东西。妻在旁边,睡的很熟,我趴在床上,用一个破旧的笔记本上网,手撑的生疼,但我总算又在博客上留了点东西。我拾不起洒落在生活中的诸多点滴,但还好我还没有麻木到不能感伤的地步。

 

          我希望我可以,记录下我更多的心情,尽管我似乎根本就写不成一篇通顺的文章,但至少,我还能写流水账,等到有一天,我连流水账也写不出了,我希望到山顶,纵声大哭。

 

          2009年,其实哪一年哪一年都没有特别的意义,我们只有过去和现在,未来永远存在于我们的假想之中。那么,现在,我只想放声大哭。

 

          很奇怪,我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写些毫无用处的东西,包括刚刚写完的这些话。

 

         时候不早了,今天又发呆了,多发点呆。我还有多少时间?我希望能找个时间,痛哭一场。

 

         这篇垃圾文字要结尾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最近哭了很多次,但似乎没有一次算的上痛哭,我希望,能够痛哭一场。

 

 

 

<< 《民兵之歌》歌词 / 身不由己心由己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thepastlove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