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身不由己心由己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又是很久没有写日志了。

          前天重阳,大吕过生日,我给忘了,昨天晚上突然想起来,发了条信息过去认错,他立马打电话过来,于是两人在电话里聊起来。他说我的博客很久没更新了,他不说我还真忘了自己有个博客,并且还曾经那样专注过,让我想起初中班主任在我的期末成绩单上写的评语:“要克服冷热病。”



          我有病,冷热病。对任何一件事情似乎都只能保持三分钟热度。能够坚持下来的恐怕真的是兴趣所在了。其实丢了的不代表没兴趣,可能我的兴趣过于广泛吧。


          回到标题,身不由己,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感慨,天天在办公室呆着,人会迂,但我经常坐立不安,整天忙的不亦乐乎,前两天有些头痛,但工作任务丝毫不减,身心疲惫,晚饭的时候不仅在心中默念“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念念罢了,还得事权贵,走到这条路上了,总希望自己也能成权贵,人的通病吧?


        其实博客没有不更新的理由,这段日子也刻了不少印,大多发在了张家界公众论坛(www.bbszjj.com)上,大多是论坛搞聚会时应承下来的,后来也有不少索印的人,于是制定了一个规矩,凡要我刻印的都把要刻的内容发到我手机上备案,什么时候有时间了便弄。我的原则是“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之所以说不负责是因为负不起责,我的水平怎么样我自己清楚的很,并且石头也不怎么好,不可能全部不如意,不如意也没办法,不能怪我。


        工作的事情谈不上顺不顺利,每天就这样挨着,经常想,有很久没去公园了,很久没与谁谁谁联络了,很久没有抬头看看星星了,很久没有自己安静的独处了……


        我在这世界上走来走去,身边的人走去走来。

        前不久在张家界公众论坛开始写长篇连载,从没写过长篇,水平自然不怎么样,准备也很不充分,也不想表达任何主题,只是强迫自己写点东西,不要把这仅存的一点点东西给丢了,丢了我还怎么做人啊?

        上个月出去旅游,在北京呆了一天一夜加半天,内蒙呆了四天,回来在西安转机停留了一天。我带队,路上我就一直在想,丢什么都行,可不能丢人,不然难以向党和人民交代啊。在北京的时候见到了大头,大头是我大学同宿舍的哥们,毕业后就再没见着,正好住的宾馆离他的住处不远,晚上一起吃东西,喝酒,喝的肚满肠肥,好生难受,看着大头歪歪倒倒的样子,心里真他妈痛快。

      内蒙之行和我的预想有些出入,总体还行,骑马挺坏了尾骨,到后来骑骆驼的时候终于体会了一把痛并快乐着的感觉。分别到了成陵和昭君墓,个人感觉青冢竟更胜一筹,大约是受汉文化熏陶太久的缘故,无缘与四大美女同时代生活并同居,瞻仰一下她的墓地也算意淫了一把。

        幸好停留西安,又得以看另一个美女杨贵妃洗澡的地方,据说杨贵妃有狐臭,心想,没和这个女人同居,真好。秦兵马俑并没有让我如何震撼,也许是宣传过了头,看了真东西,就没什么感觉了。晚上在雁塔广场吃自助餐,顺便走了一下,也了无生趣,心想还不如去大庸桥公园。

      稀里糊涂说了一大通,还是回到标题,身不由己心由己,点到为止。

<< 何时还我一场痛哭 / 渐入佳境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thepastlove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