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接访小记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那日,也就是公元二OO八年2月19日。我照常在办公室上班。上午的时候,接到市政府办打来的电话,说慈利和武陵源的部分退伍老兵在那里上访。当天我们主管的领导都不在,我把单位上涉军干部的电话一一打遍了,要么不在家,要么在医院里躺着,最后我只能请示主管日常工作的Q局长,Q局长思索良久,派了X处长去,X处长还是X科长的时候负责优抚工作。当时以为这事就算了了,因为那是些老上访户了,民政局和信访局都曾给过答复的,年前的时候他们还曾打着横幅在街上游行。

 

          不料到了下午的时候,那帮人都来到了民政局,大部分人在传达室坐着,派了几个代表来办公室交涉。G主任一眼认出了其中的两个,说,你们又来了。于是双方算是接上火了。老兵们都是参加过当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的,他们要求解决待遇问题。并且他们拿出了国务院的3号令。这个什么3号令之类的东西我是搞不懂的。然而3号令上很明白的写着,荣立二等功以上的可以解决待遇。这些人立过三等功,并不符合3号令的条件。搞的我们很为难。老兵们你一言、我一语,全对着G主任开火,并且要求见我们领导,当面交涉。无奈我们领导真的不在家。G主任耐心的跟他们解释。嚷嚷了一阵子,有位刘姓老兵做总结陈词,G主任要我记了下来。他们的诉求如下:

          1、对参战立功人员要酌情解决一些问题,不再重申3号令的问题。

          2、如市政府和市民政局不能解决问题,将继续按程序上访,各级政府对他们的正常上访行为不能干涉。

          3、希望办公室工作人员能将他们的诉求向领导反映,待领导给予相应答复后再行决定是否继续上访。

        我一一记录了下来。 

       到了后来就成了死磨硬泡,G主任索性也懒得理他们了。在办公室僵了一阵子,老兵们逐渐退去。我想,这事终于是告一段落了。我对G主任说,真是秀才遇到兵啊,G主任很无奈的笑。

 

           在办公室坐了一会,便听见楼下传来的争执声,门卫老王的声音逐渐淹没在这争执声里。心想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吧,果然,办公室的们突然又开了,刚才那些老兵鱼贯而入,这次上来的就不光是代表了,这次来的所有的人全部到了办公室,我一看时间,已近下班时分。待他们全部进来后,我清点了一下人数,有14个人。我们办公室的空间本来就狭小,这些老兵们进来后办公室便再无立足之地了。没有椅子坐的老兵们又去隔壁的会议室搬了椅子来坐,这一看办公室就更显拥挤了。坐定之后,一位为首的管姓老兵便开始发言,要求和领导通电话,后来G主任拨通了主管优抚工作的W局长的电话,W局长在S县,陪同省厅领导调查追烈

事宜,表示有什么事情待明天回来后再谈。再后来,老兵们说现在也不要求解决大的待遇了,也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希望能解决他们的食宿问题。G主任坚持说不可能,老兵们于是再次要求向领导请示食宿问题。到了这个时候,他们的举动就颇似无赖了。此刻早已过了下班时间,G主任和我一边玩着红警,一边跟他们磨。最后G主任还是拨通了W局长的电话,请示解决食宿的事情,W局长表示,不予解决。老兵们得到这个答复后,决定将战争进行到底,尤其是这个时候,G主任的电话不断响起,老兵们似乎看到了转机。然而G主任却一一推掉了电话,安心的和我玩起了红警。老兵们开始回忆起了战场上的事情,恰好,那天是他们的战友死难29年的纪念日,事后我在百度搜索“1979年2月19日”,果然找到了题为《79年2月19日我军在越南朔江的惨烈战斗》的相关文章,并且提到了“特别是湖南常德的那几个新兵。打仗特勇敢。只是他们有时不讲究方式方法。冲锋号一响,愣往前冲。根本不知道保护自己。”当时慈利县隶属于常德地区,这里面也许就有老兵们的战友。他们回忆着当天的情形,一边抽着烟,不到一会,办公室便弥漫了烟雾。大家仿佛都置身于那场弥漫着硝烟的惨烈战斗中。场面就这样一直僵持着。

 

           就在大家僵持的时候,G主任的爱人突然出现在办公室的门口,对着G主任怒吼,下班这么久了,怎么还在这里!当她看见办公室坐着的一大群人时,便对我丢了一句话,小王,你也回去,让他们在这里坐吧。G主任便起身离去,我看了下时间,已近20:30。离我们下班的时间已近三个小时。G主任走后,办公室一片安静。只剩下我,和这些疲惫的老兵们。G主任走后不久给我打来电话,说等下你安排他们吃点东西,住下吧。我应了声喏。老兵们一下子失去了对手,不免更加寂寞,而长达几个小时的僵持中,我始终一言未发。那个时候,也许我们大家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

 

         大概五分钟后,我突然站起身来,对着老兵们讲了几句话(因涉及机密,我讲的这些话不便公开发表),老兵们突然起身,并且他们很自觉的将先前从会议室搬来的椅子放回原处,并表示对因他们乱丢烟头给办公室带来的卫生状况深表歉意。我招呼他们出了办公大楼,一路去找餐馆吃饭。因为时令已晚,大部分小餐馆都没什么食客了。最后找了家稍微好一点的餐馆,我表示我个人请大家吃个饭,安排住宿,老兵们纷纷表示只要有我一席话就够了,他们自己出钱吃饭,住宿。后来大家吃了点便饭,喝了点酒,席间我还代表我个人敬他们死难的弟兄们,气氛相当的好,并且他们也似乎很卖我的薄面。

 

          喝的是灯笼果泡的药酒,我似乎喝的有点高。后来又带着他们满大街寻住处,把他们一个个安顿好后方才回家,回到家已是23:30。我洗了个澡便睡下了。

 

          前天,也就是2月20日,整天感觉不舒服,头疼,胸闷,恶心。晚饭都吃不下,晚七时许睡觉,一直睡到昨天(2月21日)下午4时。翘了一天班。今天来办公室上班,头依然昏沉。

 

          因为现在头还昏着,胡乱的写下上面的话,算做记录。

<< 活着 / 人日负暄[图]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thepastlove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